<nobr id="3mns7"><b id="3mns7"></b></nobr>
  • <acronym id="3mns7"></acronym>
    <span id="3mns7"><menuitem id="3mns7"><blockquote id="3mns7"></blockquote></menuitem></span>
  • <big id="3mns7"><strong id="3mns7"></strong></big>
    <code id="3mns7"></code>
  • <output id="3mns7"></output>
    <li id="3mns7"></li>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皇子难伺候(重生)

      37第 37 章

          第二日醒来时,慕子凌发现自己又睡在?#25628;?#25991;灏的怀里,他的脸颊还贴在燕文灏的胸口处,而燕文灏的手也搭在他?#38590;?#38388;,两人的姿势显得非常亲昵和暧昧。

          慕子凌呆了呆,反应过来后,整个人瞬间就僵硬了起来——

          即便是他每每宿在燕文灏房中时,第二日总会出现他睡在燕文灏怀里的这一幕,但他仍然觉得十分不习惯。

          缓了缓神,慕子凌小幅度地动了动身子,试图把自己的脑袋往后撤了一些,又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要将搭在自己腰间的手?#27599;皇?#20182;的手刚刚放上去,便立刻被反手握住,包进了另外一只略?#21592;?#20937;地手里。

          ?#21834;?br />
          下意识地一惊,慕子凌抬起眼眸,看向燕文灏,发现此时此刻他还是闭着眼的,似乎不像是已经醒来的模样,便稍稍呼出一口气,然后试着往外抽手,?#30343;?#20182;刚一动,就发现握着自己的手更?#26151;?#20102;些。

          ——他的手被紧紧抓着,动弹不得。

          “殿下?”

          眼中浮起些许疑惑,他带着试探性,小声地喊了一声。

          “嗯?”

          缓缓睁开眼,燕文灏应了一声,而后低下?#25151;?#20102;看被自己困在怀中的青年,眼里有着淡淡的笑意:“早安,谦和。”

          或许是因为刚刚睡醒的缘故,这会儿,燕文灏的声音显得沙哑而低沉,非常诱人,慕子凌此时还在他的怀中,一只耳朵靠他极近,听到这近在咫尺的声音,忍不住连耳根都红了。

          ?#21834;?#26089;安。”

          抬手轻推?#25628;?#25991;灏一下,慕子凌从他的怀里退出来,偏过头,移开视线,之后顺势起身,神情?#34892;?#35768;尴尬。

          眼里盛满温柔的笑意,燕文灏也跟着坐起,他跟慕子凌的手还相握在一起,这会儿,便顺势一拉,于是慕子凌又跌回了他的怀里。

          双手揽过青年劲瘦?#38590;?#32930;,燕文灏低下?#21453;?#19978;去,在怀里青年的额?#19979;?#19979;一个亲昵的轻吻,他的声音带?#25490;?#27987;的笑意:“谦和昨夜又睡进了我的怀里啊……”

          ?#21834;?br />
          微微一怔,回过神来后,慕子凌顿时满脸通红,他急急忙忙掰开圈在自己腰间的手,从燕文灏怀里跳了出来,之后不再看他,掩?#25105;?#33324;地叫来站在外面守着的多元和福全,就要起身去洗漱。

          燕文灏支着下巴,笑眯眯地看他慌慌张张的模样,眼神温柔到不可思议,嘴角的笑容也越发清晰。

          御医每日都要例行来探诊,此时此刻,已经在殿外侯着了。

          等到慕子凌更衣洗漱完毕,福全才上前小声禀报,询问是否要传召他们进殿。

          “唤他们进来吧。”

          微微颔首,燕文灏又看向慕子凌,温声道:“谦和不习惯在此,就先去用膳吧,我很快便会过去的。”

          “好。”

          慕子凌知道,燕文灏是因为上一次的李贺事件,此后每当例行晨检的时候,都会支开自己,避免自己碰见那些御医时会尴尬和不安,心里?#34892;?#26262;暖的,他也?#36824;?#36127;这份体贴,当即就点?#35828;?#22836;,带着多元先离开。

          他确实也不愿见到他们。

          ?#36824;?#22810;久,御医们便走了进来,号脉的依旧是裴御医,大家都十分习惯。

          燕文灏不喜被陌生人触碰,唯有裴御医,由于曾经伺候过庄后,又是自小贴身替他看诊,故而才勉强同意让其号脉,若是换了其他御医,就只能用一根丝线系在他的手腕上,自己握住另一头,悬丝诊脉。

          ?#30343;?#36825;悬丝诊脉,难度太大,切出来的脉搏又亦真亦假,脉象只能隐隐约约通过丝线传达,真假难辨,故而除非裴御医不在,否则一般都是他进行号脉,而其他御医负责?#25910;鎩?br />
          “我的身体如何了?”见裴御医将手搭上自己的手腕,燕文灏就出言问?#39304;?br />
          裴御医?#30343;置?#20102;摸自己长长的胡须,?#30343;中?#34394;搭着脉搏,他闭上眼睛,静静地号了一会脉,闻言,他将眼睛睁开,眼眸发亮,满是惊喜,一张老脸?#19979;?#20986;了一个极大的笑容。

          “恭喜殿下!”

          稍稍挑了挑眉,燕文灏抬眸看他,淡声询问:“缘何有恭喜之说?”

          将自己号脉的手收回,裴御医径直站了起来,他脸上的笑意未收,对着燕文灏,弯下腰,恭恭敬敬地行了个长礼,“微臣之所以恭喜殿下,是因为微臣刚才替您诊脉时,发现,您如今的脉象,已然与正常人无异。”

          顿了顿,他的语气染上了些许感慨,不禁欣慰道:“殿下,这么多年,您的身体,终于是恢复健康了。”

          沉默了一会,他又仔细叮嘱道:?#23433;还?#34429;然您的病症已经痊愈,但是您实在病的太久,此时身体还十分虚弱,还是要继续吃药,不宜劳心费神,多加休息才是。”

         &n
      Back to Top
      广西11选5胆1拖6技法 排列三走势图表二元网 3d乐透乐彩票论坛 德甲射手榜 白小姐38期彩图 宁夏11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中国福彩网双色球开奖号 黑龙江时时彩杀马 广东26选5开奖走势图 湖北快3玩法技巧 066期③肖两码中特 2019双色91期开奖号码 辽宁35选7每周开奖日期 免费新时时彩软件 青海十一选五电子走势 天天福建十三水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