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3mns7"><b id="3mns7"></b></nobr>
  • <acronym id="3mns7"></acronym>
    <span id="3mns7"><menuitem id="3mns7"><blockquote id="3mns7"></blockquote></menuitem></span>
  • <big id="3mns7"><strong id="3mns7"></strong></big>
    <code id="3mns7"></code>
  • <output id="3mns7"></output>
    <li id="3mns7"></li>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皇子难伺候(重生)

      67第 67 章

          再一次被燕文灏抓着手,慕子凌忍不住微微蹙眉,不悦道:“殿下,你松开我。”

          燕文灏并没有依言松开,而是抓得更紧了:?#21834;?#19981;能松开,松开你又走了。”他的语气里,还夹带着些许委屈。

          神情复杂地看?#25628;?#25991;灏一眼,又轻叹一声,慕子凌不再继续坚持要抽离自己的手,而是就着这个姿势,他缓声道:“?#20063;?#20250;走的,殿下放心。”

          燕文灏听完心中一喜,随即?#32622;?#30333;过来,慕子凌?#30343;?#35828;现在而?#30343;?#25351;以后,于是,心情又一下子跌回谷底,眼神跟着黯淡了下去。

          不舍的放开了慕子凌的手,燕文灏沉默了一会,再开口时,他又一次道了歉:“谦和,对不起……”

          这样的道歉,对燕文灏而言,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过去,每当燕文灏道歉的时候,慕子凌从来都不会给他任?#20301;?#24212;,?#30343;?#29992;沉默来表明自己的态度,然而这一次,慕子凌没有再继续避而不谈,沉默以对了。

          垂着眼眸,慕子凌盯着手中的?#23376;?#33590;杯看了许久,半晌过后,他慢慢地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直直地望进燕文灏?#38590;?#20013;,跟他互相对视着,两人都能清晰的看清对方眼底的神色。

          慕子凌没有着急开口,而是先沉吟了一会,把心里要说的话都斟酌清楚,一盏茶之后,才缓缓开口。

          他第一次叫出?#25628;?#25991;灏的名字,而?#30343;?#19968;个“殿下”的称呼。

          这一次,慕子凌?#21069;?#29141;文灏和自己,都放在了一个同等的位置上,而?#30343;前?#29141;文灏当做一个皇子看待。

          他说:“燕文灏,我始终无法说服自己原谅你。”

          停了一会,慕子凌抿了抿唇,而后接着往下说道:“但是我,已经能理解你了。”

          经过这段日子的沉静和思索,慕子凌已经能?#30343;?#24576;了,?#30343;?#20381;?#26188;?#27861;原谅。

          ——他无法原谅,自己?#19981;?#30340;人,是一个从头到尾在算计自己,并且欺骗了自己的人。

          或许是因为自己心中也有对徐梓棋的仇恨深埋,所以在冷静下来一段时日后,慕子凌就开始尝试着去换位思考,之后再来重新看待这件,对他而言,始终无法释怀的事情。

          而后,他便发现,他一直不能释怀的,归根究底,?#30343;?#33258;己付出了感情,?#19981;?#19978;?#25628;?#25991;灏,而非这件事情本身。

          站在燕文灏的立场和角度?#32431;矗?#24403;时的他,根本?#30343;?#19968;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而自己多年被毒折磨的仇恨、身边至亲?#38590;?#20167;,以及那至高无上的权利……这些,显然都会比一个陌生人,重要太多。

          何况,燕文灏是皇子,本就是高高在上,习惯发号施令,而且他又自小生在宫内,不论是无意还是刻意,他都无法避免会耳濡目染的,去了解到一些手段和算计,清楚它们能帮助自己达到目的。

          所以,无论是一开始对他的算计和利用,或者是后面的试探?#25512;?#30610;,都是无可厚非的,因为那个时候,燕文灏所做的一切,都?#30343;?#20026;了要报仇,为了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罢了……

          闻言,燕文灏怔?#35835;?#19968;下,反应过来后,他摇摇头,眼睛?#34892;?#28287;润,嘴角却扬起一抹笑容来:“够了,这就够了。”

          欣喜至极,燕文灏定定地注视着慕子凌,他红着眼眶,认真道:“谦和,谢谢你……”

          他终于等到这一日了。

          他从来都不奢求慕子凌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原谅自己,只要慕子凌能释怀,能不再继续气闷,从而伤了自己,这对他来说,便已经是莫大的满足。

          至于其他,未来很长,燕文灏相信,总有一日,他能重新获得慕子凌的信任,?#32531;?#37325;新驻进他的心底里。

          ?#26434;?#36825;句?#34892;唬?#24917;子凌的反应极淡,他轻轻摇了摇头,接着淡漠道:“今日,是我应该向你道谢的。”

          如果方才燕文灏没有及时赶到,或许燕文远会对他做出更过分的事情,他们的身份始终有别,一个是皇子,一个是?#30343;芟不?#30340;皇子妃,他不能去反击,否则闹到?#25628;?#24093;那里,孰轻孰重,一眼便明。

          从始至终,他都只想安静的生活在这宫内,直到离开之时,不想卷入任何党派纷争。

          ?#26434;?#24917;子凌略显疏离的态度,燕文灏不禁?#34892;?#22833;落,他摆摆手,说道:“五皇弟本就是因为我,才会找你麻烦,所以谦和,你不必向我道谢的。”

          说完,燕文灏又低下头,同时轻声叹息道:“我们是夫妻啊,本不需要这?#32431;?#22871;和疏离的……”

          闻言,慕子凌仅仅?#30343;?#30524;神微动,但依旧面无表情的,也没有丝毫回应。

          两人之间,再无话可说。

          感觉到突然沉寂下来的氛围,燕文灏的嘴角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他甚至?#34892;?#26080;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们曾经,有说不完的话题,聊不完的话,但如今,却这般无话可说……

          安静了许久,随后,在看到矮桌上的点心时,燕文灏忽然眼睛一亮,接着他立刻伸出手,把矮桌上的点心往慕子凌方向推
      Back to Top
      广西11选5胆1拖6技法 山西11选5一定牛任六遗漏 走向明天排球女将中文版 中国福利彩票36选7 广东十一选五 北京快乐8官方 北单比分 排列三走势图专业版带连线百度 山东群英会中奖 新疆25选7最近开奖结果查询 一码中特网一肖中特 3D125期所有开奖号码 360彩票专家杀号排列5 体彩20选5怎么算中奖号码 竞彩网混合过关计算器 天津11选5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