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3mns7"><b id="3mns7"></b></nobr>
  • <acronym id="3mns7"></acronym>
    <span id="3mns7"><menuitem id="3mns7"><blockquote id="3mns7"></blockquote></menuitem></span>
  • <big id="3mns7"><strong id="3mns7"></strong></big>
    <code id="3mns7"></code>
  • <output id="3mns7"></output>
    <li id="3mns7"></li>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皇子难伺候(重生)

      70第 70 章

          裴御医接到小太监急急忙忙的通传,以为又是慕子凌这位祖宗出?#35828;?#20160;么事,连忙一股脑把能珍贵的药丸都塞进了药箱里,提着药箱,疾步往正殿赶去。

          一路赶到正殿,站在殿门口,他才停下来,喘匀了气,然后微微躬着身子,迈开步子走进殿内。

          进殿后,裴御医先是往慕子凌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他好好的,并无任何事情,于是便又往燕文灏的方向看了看,见他也是好好的,于是生出了些许疑惑,他弯腰,朝两人作揖之后,便问道:“殿下,王妃,急忙传召微臣,可是哪位病了?”

          示意一个小太监去?#32431;?#22810;元是否已经替燕文肆梳洗完毕,慕子凌对裴御医道:“我和殿下都无事,请大人你来,是为了给一个孩子?#32431;矗?#20182;一会儿便会过来。”

          “是。”

          闻言,裴御医应了一声,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对他而言,帮谁看诊都不会比替慕子凌看诊来得麻烦和让他胆战?#26408;?br />
          将药箱递给站在自己身后的小太监,裴御医往边上站了站,然后,他便垂着头,静默地侯在一旁,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23567;?br />
          这么差不多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多元才领着燕文肆姗姗来迟。

          洗漱之后,换了一身干净衣裳?#38590;?#25991;肆,看起来就像一个小仙童。

          而且由于燕文肆如今年纪还很小的?#20498;剩?#25152;以,即便这些年他总是被陈昭仪和宫侍欺凌,但他的?#33251;?#36824;是肉乎乎的,有婴儿肥,一双大眼睛也是清?#21644;?#20142;,使他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精致可爱。

          慕子凌温柔地笑了笑,然后把燕文肆拉到自己身边,?#32622;?#20102;摸他的头安抚他的情绪,而后才偏头对裴御医道:“这?#30343;?#20061;殿下,麻烦裴御医来替他?#32431;?#21543;。”

          裴御医虽然一直都在伺候燕文灏,但他毕竟是宫里的老人了,?#21248;皇?#35748;识燕文肆的,因此,看到燕文肆出现后,他便知道了自己被叫来的原因。

          “九殿下。”

          给燕文肆规矩的行了一个礼过后,裴御医便上前几步,走至燕文肆身旁,把燕文肆带到一旁的椅子上,让他坐下后,就伸手,替他诊脉起来。

          裴御医还未诊完脉,慕子凌便已经出言问道:“如何了?”那模样,?#20154;?#33258;己生病了都着急。

          慕子凌这幅担忧无比?#38590;?#23376;,被一直坐在一旁,始终无言?#38590;?#25991;灏全部收进眼底,他?#25112;?#33258;己的手,黑眸中飞快闪过一丝失落?#25237;?#24847;,但是很快,又消弭在那无尽的温和笑意当?#23567;?br />
          ——尽管燕文灏觉得燕文肆碍眼的很,让他很想把燕文?#20102;?#36208;,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

          嘴角勾着一抹笑意,燕文肆亲手给慕子凌倒了一杯茶,递到慕子凌的手中,接着他又轻声道:“谦?#20572;?#20320;别急,裴御医还在诊脉。”

          “是我着急了。”

          接过燕文灏?#23376;?#33590;杯,慕子凌低头抿了一口茶水,想了想,小声道:“……谢殿下。”

          慕子凌也知道自己对一个仅仅只见过几次面的孩子太过上心,但他知道,是因为燕文肆一出生便失去了母妃的遭遇和他太像,让他每每看到燕文肆,?#21152;?#31181;同病相怜的感慨。

          何况燕文肆也跟他一般,是由另一个人抚养长大,?#30343;?#25242;养燕文肆的陈昭仪,对他非打即骂,非常不好,而徐梓棋在表面上,?#38405;?#23376;凌却是极好,但是在背地里,她却?#38405;?#23376;凌怀着深深的恨意,几次三番想致他于死地——

          在这一点上,两人虽然不尽相同,但却也不无不同。

          因此,每当慕子凌看到燕文肆时,尤其是看到燕文肆身上的伤痕时,他总会生出一份特别的感情在里头,或是怜悯,或是可怜,或是其他……总之,他会很感慨。

          这也是他对燕文肆如?#35828;?#24551;和照?#35828;脑?#22240;。

          抬?#32622;?#30528;自己的胡须,裴御医收回手后,接着,他又要动手去解开?#25628;?#25991;肆的衣裳,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痕。

          往后一躲,燕文肆攥紧自己的衣襟,一脸凶意,眼神警惕地看?#25490;?#24481;医。

          伸出的手一顿,裴御医看着燕文肆的反应,怔?#35835;?#19968;下,反应过来后,他便
      Back to Top
      广西11选5胆1拖6技法 牛牛tv破解版vip 快乐8注册 四川金7乐开奖大小走势 下载中国象棋游戏大厅 奇门命理生肖排期表 极速快乐十分官网 吉林快三大小计划 qq刮刮乐无法 推牌九纸牌 彩票投注客户端下载 西甲积分榜射手榜助攻 本期香港六合彩号码 乒乓球规则制定的基本原则和方法 500彩票网站 辽宁快乐12前一三直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