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3mns7"><b id="3mns7"></b></nobr>
  • <acronym id="3mns7"></acronym>
    <span id="3mns7"><menuitem id="3mns7"><blockquote id="3mns7"></blockquote></menuitem></span>
  • <big id="3mns7"><strong id="3mns7"></strong></big>
    <code id="3mns7"></code>
  • <output id="3mns7"></output>
    <li id="3mns7"></li>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皇子难伺候(重生)

      92第 92 章

          这盘棋,姜溪下得并不尽心,甚至整个人都处在茫然状态,以至于他好几次都走错?#35828;?#26041;,落错了棋子。

          姜溪的频频走神,暗一虽然都看在眼里,但却始终没有提出来,而?#21069;?#38745;地陪他下完一盘棋。

          将最后?#24187;?#26827;子落下,暗一抬起了头,淡声叙述道:“姜大人,你输了。”

          这一声,唤回了姜溪的?#22841;鰨?#20182;先是看了暗一一眼,然后低头看了看桌上的棋盘,只见上头自己所执的白子已经寥寥无几,而黑子却占据了大半个棋盘……他输了。

          并且输的一塌糊涂。

          姜溪发了一会呆,半晌过后,他将棋子一?#30343;?#22238;棋盒之中,然后问道:“时辰到了吗?”

          暗一告诉他:“如今已经戌时一刻了。”

          姜溪似乎?#34892;?#24778;讶,“这盘棋,我们下了一个时辰又一刻钟的时间?”他明明觉得很快。

          暗一点?#35828;?#22836;,应道:“是。”当然这其中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被姜溪发呆发掉了,不过,暗一并未提醒他。

          低着头安静了一会,之后,姜溪轻声问道:“我?#19988;?#20837;宫了吗?”

          轻微地点了一下头,接着又思索了片刻后,暗一问道:“姜大人是否需要先用过晚膳再入宫?”他的声音虽然还是很淡,但语气里,却也有一份显而易见的关心。

          “不必。”

          摇了摇头,姜溪垂着眼眸,淡声说道:“走吧,我们入宫,免得太晚,耽误了二殿下后面的一番安排。”

          说完,姜溪便理了理?#34892;?#35126;皱的广袖,自顾自地站了起来。

          看了看姜溪,暗一便也跟着站了起来,他径直走了姜溪的跟前,面无表情道:“得罪了。”说罢,他就如同先前那?#25105;?#33324;,直接把姜溪抱进了怀中,而后提气一跃,迅速地离开了姜府。

          暗一的轻功卓越,即便是多带了一个人,也不会慢下多少,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他们二人就已经?#25191;?#20102;皇宫。

          此时,夜幕早已降临,皇宫已然?#39057;疲?#30446;之所及,都是一片灯海,犹如白昼。

          灵活地避开?#25628;?#36923;的禁卫军,暗一抱着姜溪,直接来到了皇宫之内,最是偏僻的地方——冷宫。

          与前面的灯火通明相比,冷宫这里,实在萧索的厉害,仅有挂在大门处的两盏宫灯亮着幽幽地光亮,再无其他,而本来负责守门的太监和侍卫,在入夜之后,就已然离开。

          “姜大人,到了。”低下头,看了一眼窝在他怀里怔然出神的男子,暗一提醒?#39304;?br />
          “嗯。”

          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姜溪又安静了好一会,待他反应过来后,才轻声说道:“……?#22836;?#20320;了,放我下来吧。”

          闻言,暗一把姜溪放了下来,但他没有离开,而是往后退了一步,站到了姜溪的身后,犹如一个保护着的姿态。

          姜溪站在原地,注视着眼前的大门久?#33579;?#20182;紧紧地抿着唇,眼神几经变化,他沉默着,缓缓闭上眼,片刻过后,他再睁开眼睛时,眼里已?#24187;?#26377;了任何情绪,那些纠葛和情感,仿佛全部沉淀在了最深处。

          背脊挺得笔直,他一步一步地走至门边,伸手推开了这?#21364;?#38376;,而后脚下没有任何停顿,目光坚定着,走向了宫殿的最深处——

          那里,是良妃如今在冷宫的宫?#25671;?br />
          这座冷宫,曾经住过太过妃嫔,也?#21697;琛?#36924;死了太多妃嫔,时至今日,她们的灵魂或许不曾散去,还盘旋在这冷宫之中,因此,每当入夜之后,冷宫之内,显得格外的阴森和阴冷。

          缓步走至良妃寝室的门外,在台阶之下,姜溪停了下来,他抬着头,看着里头摇?#36820;?#28891;火,面色十分平静。

          在台阶下停了一会,很快,姜溪便又继续往前走了,他抬手,敲了一下房门,掩在夜色之中的神情,?#34892;?#20260;感,亦?#34892;?#28448;然。

          房门很快便被打开了,站在里?#36820;模?#26159;良妃的乳娘,她本是满脸的不?#20572;?#20294;在看到站在门外的人是姜溪后,顿时眉开眼笑起来,她恭敬道:“姜大人您来了。”

          对她点了一下头,姜溪没有直接入内,而是迟疑了一会,小声问道:“良妃娘娘,可还?#33579;俊?br />
          “怎么能好呢?”

          叹了一口气,乳娘告诉他:“娘娘本是贵女,自小养尊处优,入了宫,亦是贵为四妃,享尽荣华?#36824;螅?#21738;里受过半点的苦……如今蒙受冤屈,到了这冷宫之中,自?#30343;?#22788;处不习惯的,娘娘她都好些日子,没能好好合眼休息,整夜整夜,都是睁眼到天明。”

          说到这里,她看向姜溪,高?#35828;?/div>
      广西11选5胆1拖6技法 免费试玩ag真人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l 秒速时时彩经验技巧 王中王精准资料一肖中特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 白小姐救世民彩图香港 北京时时彩开奖直播网 深圳风采今晚开奖结果记录 wapcpw一码中特猛料 25选7中五个号多少钱 2013真人游戏 甘甘肃十一选五的走势 新浪七乐彩走势图表 双色球派奖如何选号 安徽快三是不是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