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3mns7"><b id="3mns7"></b></nobr>
  • <acronym id="3mns7"></acronym>
    <span id="3mns7"><menuitem id="3mns7"><blockquote id="3mns7"></blockquote></menuitem></span>
  • <big id="3mns7"><strong id="3mns7"></strong></big>
    <code id="3mns7"></code>
  • <output id="3mns7"></output>
    <li id="3mns7"></li>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第八百九十七章协会就是放嘴炮的

          杜晓远一时语塞了。这样的事情,要不要向姐夫说起呢?这个问题他从来也没有思考过啊。企业之间互相竞争,既正常又不正常。说正常,是因为企业都是逐利的,抢市场、抢客户,都是企业的本能。要说不正常,就是?#34892;?#20225;业的做法的确是过界了,很多在国内不敢做的事情,到了非洲就肆无忌惮了,颇有一点天高皇帝远的感觉。

          后一种情况,杜晓?#37117;?#36807;不少,但也没什么办法。但细想想,似乎是应当及时向冯啸辰汇报的,他杜晓远没办法的事情,不意味着冯啸辰也没办法啊。

          “姐夫,我这不是担心你工作太忙,不敢打搅你吗。”杜晓?#26460;?#30528;笑?#36784;?#37322;?#39304;?br />
          冯啸辰说:“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中非合作,你们说的这些事情,都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咱们自己的企业自相残杀,而?#19968;?#37319;用不?#25103;?#30340;手段,这样的苗头如果不及时掐掉,我们未来的工作就别想做下去了。”

          “?#36828;裕?#20911;总说得太对了。”阮福根赶紧附和,听到冯啸辰对他们说的事情反应这么强烈,他打心眼里高兴,这意味着冯啸辰肯定是要出手干预了。冯啸辰有多大的破坏力,他是再了解不过的,他现在就打算替对手祈祷了。

          阮福根他们的农场是在戈斯内尔国,冯啸辰让阮福根一行先在坎代休息一天,他则利用这一天时间在工业园接见了一些中资企业的干部职工,听取他们对于在非洲经商和工作的想法。由于此前听了阮福根以及杜晓远报告的情况,冯啸辰在与中资企业人员座谈时,特别提到了避免内耗的问题,声称国家对于正常的竞争是支持的,但对超出正常范围的自相残杀是坚决反对的。如果有企业敢于冒天下之大不?#31119;?#25361;动内斗,破坏国家的中非合作战略,那么就要准备承受国家的?#22836;!?br />
          戈斯内尔国,查汶市的一家宾馆里。

          龙飞国际投资公司的市场总监周立强正在向总经理陶家龙和副总经理骆永林报告着当天的进展。龙飞公司名头挺大,几个人的职务听起来也很耀眼,但其实这家公司只是一个皮包公司而已,除了正副总经理和市场总监之外,余下的员工只有三位,其中一位是在非洲给他们开车的司机,另外两位则留在国内守着电?#21834;?br />
          “陶哥,骆哥,我今天上午去和查汶的警察局长麦卡蒂谈过了,他答应加大一点力度,把那几个海东的土老冒挤走。不过,他要求我?#21069;?#31572;应给他的数字增加这个数……”

          说到这里,周立?#21487;?#20986;两个?#31181;?#22836;比划了一下,具体是两千还是两万,单位是美元还是戈斯内尔币,就不足为外人道了。他与陶家龙、骆永林都是同一个大院里的子弟,这家公司也是他们三个人合伙组建的,所以在称呼上也就不需要叫什么总,而是直接称哥了。

          “娘的,这个?#31456;?#30340;老黑脸黑心也黑啊,短短几个月时间,跟咱们涨了多少回价钱了?我估摸着,他每次都没用劲,就等着敲咱们的竹杠呢。”陶家龙愤愤?#22351;?#35828;。

          骆永林说:“阮氏农场的那个?#26032;?#26126;的场长,咱们上次不也会过吗?种田的出身,脑子不灵光,性子死倔死倔的,麦卡蒂估计也是拿他没辙。”

          陶家龙说:“卢明就是个跑腿的,当家不做主。真正死倔的是他的老板,就是那个叫阮福根的。这个人是开厂子出身的,现在听说有十?#25954;?#30340;身家,狂着呢。”

          “就是个暴发户呗,如果搁在咱们新阳省,咱们分分钟就把他的厂子给整垮了,他得瑟个啥?”骆永林轻蔑地说?#39304;?br />
          周立强说:“陶哥,骆哥,咱们是不是?#32654;史?#32473;麦卡蒂施加一点压力??#21490;?#21487;没少拿咱们的?#20040;Γ?#39558;叔那边给了他40公里的公路土方,他一转手起码能赚一两千万呢。”

          骆永林瞪了周立强一眼,说:“强子,你别把这事挂在嘴边上。我?#32844;?#20844;路土方包给?#21490;?#37027;边的人,也是考察过对方?#25163;?#30340;,这一点你给我记清楚了。”

          “明白,明白,我这不是随口说说嘛。”周立强赶紧改口,陪着笑脸说。看到骆永林依然绷着个?#24120;?#21608;立强想了想,换了个话题,说道:“对了,我上午接到一个同学的电话,他是在加贝那边一个工业园办厂子的。他说国内来了一个领导,昨天在工业园和他们这些中资企业座谈了一次,说了一些重要的?#21834;!?br />
          ?#20843;?#20102;什么?”陶家龙问。

          ?#20843;?#35828;,那位领?#20960;?#20182;们讲,中资企业到非
      Back to Top
      广西11选5胆1拖6技法